永利游戏 > 玄幻小说 > 次元游历日记 > 第39章·无能狂怒
    箱庭是个神奇的地方

    在这里如果你想要蒙骗他人的话,会被一瞬间看穿··

    因为只有结束了比赛,契约文书才会再一次的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并没有出现在四人的面前··代表比赛结束的契约文书。

    “妈耶,吓我一跳··你可以开始了啊”

    张哲手指动了动,随后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坐了起来,刚才她念完的时候,自己真的一瞬间被压在了地上,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说直接杀死自己,也没有说自己哪里少了一块,反而就是简简单单的躺在了地上就是了,难道是她手下留情了吗?不对··看着刚才的样子可不像是手下留情啊··

    难道说,是那个恩赐的原因吗?人类最终希望的原因吗··可是到现在自己也不明代它到底有什么效果啊··

    “喂喂,他居然没事··”

    “难不成是小姐手下留情了吗?”

    “闭嘴,小姐做事还需要我们乱说吗?”

    不仅是那三人,就连阎魔爱都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虽然他给自己的感觉是死过一次了,但是即便是死过一次··也不代表不会再次死亡。

    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为什么呢··

    “没听到吗?我说··我准备好了,你可以继续表演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起来她的能力对自己没有什么用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康娜骑脸怎么输?

    就在那三个人打算继续出手的时候,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爱,可以收手了··”

    “婆婆··我明白了”

    那个声音是在那间小屋听到的声音,那个奇怪的人··至少面前的少女称其为婆婆,难道说··是地狱婆婆吗?比少女的辈分还要大。

    是不是更加强力一些呢?张哲歪了歪头··不过既然她都说收手的话,那么自己也就可以算是安全了,不用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吧?

    “小姐?”

    “走吧·”

    “啊啊··第一次遇到这种令人束手无策的家伙啊··”

    “你就别抱怨了,小姐都没说什么,小子··这场恩赐比赛是你赢了”

    就在那个老头的话音刚落,张哲一瞬间就回到了原本共同体的位置,望着周围趴着休息的众人,张哲的内心感到了一丝的温暖。

    嘛,这里至少还有人等着自己的回归,不过记忆出了问题吗··能是真的吗?张哲也不得而知,至少自己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主人,您回来了··”

    “啊,我回来了,蕾蒂西亚··不要打扰他们,等他们睡醒了在说吧”

    张哲望着面前推门而入的蕾蒂西亚,看得出来这些人是真的在担心自己,而且好不容易睡着了··就让他们睡个安稳觉吧。

    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契约文书··不对,应该说是一封信吧,契约文书已经变成了这封信,难道说是自己通过比赛的奖品吗··

    能让地狱少女出手一次吗?四位数的魔王··嘛,还算不错。

    “主人,您··”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没有问题··”

    张哲望着面前的蕾蒂西亚,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阎魔爱给自己的感觉更偏向于一个有思想的人偶,受那个被称作婆婆的人的操控。

    地狱婆婆,难道也拥有着四位数的实力吗?或者说··比阎魔爱更加强力呢?

    “虽然不想讲两遍,等他们醒过来你跟她们复述一下好了,我现在很困··”

    “了解了”

    “这个共同体我推测拥有···”

    张哲一边说着,蕾蒂西亚一边点头示意,当然··张哲将某段被压在地上的情节删去了,变成了他全力抵抗,随后粉碎了魔王的咏唱。

    嘛,毕竟那么尴尬的样子也不好说出来··当然最后还是实话实说的,就在与阎魔爱的激烈战斗中,她突然停手··随后终止了比赛,单方面投降··

    “不愧是主人呢··”

    “那当然,我可是背负着一切去战斗的男人“

    “背负一切吗··主人,请去休息吧”

    “啊,剩下的就拜托你了··”

    张哲摆了摆手离开了这里,望着揣在兜里的信封,张哲思索了一会··说起来,刚才蕾蒂西亚也跟自己说了,是有人怨恨自己··

    所以阎魔爱才会出手消除怨恨,但是在失败的现在··估计那个家伙也不会好受吧?虽然怨恨没有消除,但是她确确实实出手了··

    “唔姆,这个信封写谁好呢?不··还是留做收藏吧。我正面从魔王的攻势下离开,是不是有什么奖励什么的啊?”

    “你还真是厚颜无耻啊,算了··记载一下这次的情况,可以给你一次抽物品的次数”

    “抽物品吗?可以··准了!”

    张哲看了看面前的系统面板,实际上自己这次并没有多么努力的战斗,也没有付出死亡的代价,没有抽能力的资格倒是也正常··

    不过能拿到东西就已经很满足了,白嫖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啊··就算再来一条**又如何?

    “不过,要怎么写比较好呢··”

    “实话实话,你难道想要自己骗自己吗?”

    “嘛,说的也是啊··睡觉觉去喽”

    “···”

    -

    “婆婆?”

    “爱,有什么事吗?”

    “为什么不让我继续··”

    “···”

    房间内摇动缝织机的人影停下了动作,仿佛察觉到了门外的好奇,思索了一小会之后,缓缓的开口对着阎魔爱说道··

    “爱,那个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家伙··不要被事物的表面现象所迷惑··”

    “婆婆?”

    “爱,听好了哦··那个人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要知道··有的时候··恩怨也是无法消除的”

    “但是婆婆··”

    “好了,爱,很累了吧?去休息吧··”

    阎魔爱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但是察觉到婆婆不想再说了之后,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淡定的转身离开了这里··

    既然婆婆不想说,那么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但是··阎魔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的能力确确实实已经使用了,但是对他确是无效的··

    这是因为什么?难道说地狱不愿意收留他吗··还是说他无法下地狱呢?

    “小姐,该处理··”

    “我知道了··”
网站地图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澳门旅游局官方网站 申博娱乐手机版 澳门太阳城 申博太阳城官网网址
菲律宾申博怎么充值登入 传奇娱乐qq70626登入 新加坡二分彩计划登入 爱彩网时时彩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