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 > 科幻小说 > 十恶临城 >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两个例子
    沈喻继续不紧不慢地吃着饭,外面“雷声”隆隆,吵得心烦,我站起身,把窗户关好,把窗帘拉上。

    “你这动作,就是不敢面对现实。”她用下巴指指我说,“不过这动作也应景。因为我马上就要讲一个哲学上的究极问题。

    “这个问题最早是毕达哥拉斯提出来的,毕达哥拉斯就是古希腊证明勾股定理的那位老前辈,他提出的究极问题就是‘我是谁,我在哪里’——那现在我问你,你是谁,你在哪儿?”

    “我是言桩,我在家里吃火锅。”我认真地回答道。

    “好,那么请问,你的回答,难道就是事实的本相吗?”

    我拍着桌子,桌子邦邦响着。我指着火锅,又对她说:“你听这响动,这可不是做梦,我手都拍红了——咱俩都坐在桌子前头,你把手往火锅热气上一伸,不觉得发烫吗?”

    “不对,我们的所见、所闻、所感、所知,其实就是可以验证的实验科学,但这不一定就是全部的真相。哲学上的‘我是谁,我在哪儿’更超越实验主义,更接近于真相的本原。关于这个问题,有一个著名的宏观假想,那就是‘缸中之脑’。”

    我一愣:“这个假想我知道。”

    “知道也先保持沉默,老师讲课,小孩子别插嘴。”她白我一眼。

    ——得得,还是先不打断她的角色扮演了。为了配合她的“演出”,我还专门去书柜找了个笔记本,装出一副认真做笔记的样子,边吃边听,边听边写。

    “‘缸中之脑’的提议者叫希拉里·普特南,这位老先生是个科学哲学家。缸中之脑这个假说很简单——既然实验科学发现,人所有的感觉和判断都来自于大脑,那怎么证明我们人类的本体不是一个泡在营养液里的大脑呢?我们的长相、四肢、学习、工作,乃至家人、亲友,其实都是大脑给我们营造出来的个性化场景呢?”

    我惊得连菜都忘了夹起来,一口咬在筷子上,硌得牙齿生疼。

    ——这疼痛难道也是“缸中之脑”做出来的不成?!

    沈喻看着我,噗嗤笑了。

    “你呀,别害怕,我只是举个例子,并不是说咱俩就是两颗丑陋的大脑啦。其实这个假象也并没有多生僻,有些电影早就把这个梗用烂了。

    “与这个相似的,还有另一个例子,那就是羊舍悖论。话说农场里有一群羊,它们都被圈养在羊舍里,农场主设定了一个自动投喂机,每天上午八点、下午一点和晚上六点,机器都会定时启动,从棚顶的进料口投喂食物。

    “羊里面有一只聪明的家伙,它经常认真观察,反复验证,总结出来了一条定理,那就每天从日出到日落,共有三次食物降临。羊们经过长期观察,觉得聪明羊总结出来了一条真理。它们把聪明羊看作‘圣羊’,于是聪明羊有了自己的追随者和学生。

    “不久,其中一只学生羊在老师的基础上,又细化了这条规律,它发现从日出之后,每隔五小时食物就会降临一次,如此降临三次,直到日落。

    “这两条定理,让羊群彻底安心起来。它们于是都过着平静慵懒的生活,反正不用操心,只要等太阳出来,然后一日三餐食物降临就可以了。

    “可想而知,这两条定理虽然可以在羊生中被反复验证,但总有一天,它们等来的不是香喷的食物,而是冰冷的屠刀。”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刚把一片手切羊肉放进嘴里,不知道为什么,这本来鲜美的羊肉却怎么嚼也不是滋味。

    “羊死人悲,你是不是也有同感了?”沈喻隔着氤氲的热气问我。

    “你说了这么久,意思我也明白了。你是说咱们其实都是待宰的羔羊,而阿修罗是来收割我们的,对吧?”

    “我可没这么说啊。”沈喻耸耸肩,“下面还拿羊舍来说吧。如果有一天,那台自动饲料机坏了,羊群多等了两个多小时,饿得头晕眼花,但‘空中’(羊舍棚顶)还是没有草料降临。

    “但就在它们以为末日来临、惶惑不安的时候,农场主打开了顶棚,手动把草料抛进了羊舍里。于是羊群再次震惊了——居然有某种生命在关怀、爱护着它们!

    “在‘客观规律’失效的情况下,这种生命将天空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把食物赠予了羊群,让羊类世界重归宁静与美好。它们赞美着农场主,虽然农场主早就关上棚顶,扬长而去,但羊群依旧对他感恩戴德,无比崇敬。

    “羊群中于是又出现了一只‘神学羊’,它给农场主起了一个名字,把他叫做‘神’。虽然后来农场主修好了自动饲料机,每天依然定时定点投喂食物,而且他再也没在棚顶出现过,但‘神学羊’的信徒们依然把他当做神灵,在传说中对他顶礼膜拜。

    “而且‘神学羊’也同样发现了‘规律’,它声称,当初‘神灵’降临之前,它自己正跪在地上,而当时它身边左右正好有另外两只羊,它们的姿势分别是躺和站。

    “‘神学羊’把这个暗自记载心里,它认为这是一种能够再次见到神灵的仪式——三只羊排成一条直线,左边躺着,右边站着,中间的那只是‘祭司’,它跪在地上,抬头不停祈求神灵保佑,那么神灵一定会再次降临,拯救天下苍生……”

    我倒吸一口凉气。

    火锅里的水蒸发太多,沈喻走进厨房里,接来一瓶纯净水续上。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论是缸中之脑,还是舍中之羊,其实都是被框在有限的视野之内,它们总结出来的规律,其实都是在这个小世界里的东西——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打破局限,从更大的视野去俯视现在的东西,对吧?”

    “没错,因为不管是羊群,还是养羊的农场主,其实两者之间都有共同而且相通的东西。我们要做的就是开眼看世界,找到人类与阿修罗的共同点,因为这才是我们能够理解的东西……”

    “然后,咱可以研究这些相同点,寻找能够克制阿修罗的途径?”我激动地说。

    “没错,”沈喻笑了,“事到如今,这就是咱们可以依赖的方法论。”
网站地图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太阳城游戏网址 网上百家乐赌场 利豪棋牌下载客户端 登入申博帐户
聚星平台网址登入 中原彩票网广西快三 下载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新葡京娱乐官网网址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