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正在一家冰淇淋店门外坐着,那男老师正在给他带来的孩子发冰淇淋。

    那男老师看到陈曌和迪迪拉,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又点了点头。

    “克里夫先生,你好。”

    “你好,迪迪拉。”

    那个叫做克里夫的男老师与迪迪拉打个招呼。

    “这位是?”

    “这是我的叔叔。”迪迪拉说道。

    克里夫看了看陈曌拉着的两辆大型购物车。

    上面装着的全都是礼物。

    “需要帮忙吗?”

    “谢谢,不用了。”陈曌婉拒的说道。

    “好吧,坐下休息一下吧,我请你们吃冰淇淋。”

    陈曌想了想,接受了克里夫的提议。

    “带着这么多孩子,很辛苦吧。”陈曌笑着问道。

    “还好吧,我没觉得多辛苦。”克里夫看了看自己身边嬉闹的孩子,眼中闪烁着一种关怀的眼神。

    “克里夫,你很喜欢孩子吗?”

    “缺什么就会更羡慕别人拥有的,我和我的妻子无法生育。”克里夫平淡的语气说道。

    不过陈曌能够听的出来,他心中的失落感。

    “哦……看过医生吗?”

    克里夫很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是天生绝精,她是天生无卵。”

    “额……”

    陈曌表示,我也很无奈。

    法丽那症状虽说也不能生育。

    可是她那比起克里夫夫妇俩都算是好的了。

    至少法丽还有卵子。

    原本还想着,凭着自己的医学水平,给他一些建议或者治疗方案。

    结果克里夫的话,直接断绝了这条路。

    这就好比一个幸运指环,可以提高中奖的概率。

    可是克里夫夫妇则是没有彩票钱,更遑论中奖。

    在随意的聊了几句后,陈曌就和迪迪拉一起离开了。

    克里夫也带着孩子们离开。

    傍晚时分,克里夫回到家中。

    克里夫的房子还挺大的,他倒是有些身家。

    平日里做托管老师,其实也是他的兴趣,并不是为此牟利。

    刚到门口,他就嗅到从家里传来一阵刺鼻的气味。

    克里夫连忙推门进去。

    只见自己的妻子安帕正在熬制魔法药剂。

    “安帕,你又在弄魔法药剂了?魔法并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这是根本的问题,你还不明白吗?”

    “这可是西海的水中之灵的精华,我从黑市上找来的,非常稀有,据说水中之灵的精华可以促进生育,我将这个加入我新研究出来的魔法药剂配方之中,一定可以大大的提高我们的成功率。”

    克里夫对于自己的妻子这种近乎魔障的执念也很无奈。

    其实他们都知道一个事实。

    只不过安帕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她依旧沉浸在自我营造出来的幻想之中。

    这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任何一个东西都会当成是救命稻草。

    这时候,安帕的几个学生从后院走进来。

    看着这几个学生灰头土脸的模样,克里夫脸又是一黑。

    “安帕,你又让他们给你找魔法草药了?他们连魔法草药的种类都认不全,有些魔法草药对他们是有致命的危险的。”克里夫训斥的说道。

    “不会,你太小瞧他们了。”安帕说道:“他们可都是我的学生,他们没你想的那么无能。”

    “伊维斯,你带他们去冲洗一下,换一身衣服。”克里夫无奈的说道。

    伊维斯是安帕的学生中年纪最大的一个。

    也是最懂事的一个。

    当然了,其他的孩子年纪也都不小了。

    不过伊维斯和其他几个孩子,都是他们两个带大的。

    对他们也是非常的依赖。

    安帕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拒绝。

    而且他们也都知道安帕和克里夫想要什么。

    其实早期的时候克里夫也和安帕一样,几乎什么手段都尝试过了。

    据说一种会让人不断生育的诅咒有效,他就去找到诅咒,然后对着自己夫妻二人使用。

    听说华夏有个女儿国,女儿国里有一条子母河,喝一口河水就能让人怀孕,他们也去找过了。

    再然后是教会的圣母祝福,又接着是德鲁伊教的神秘仪式。

    总之各种各样的魔法他们都尝试过。

    可是最终换来的只有一次次的失望。

    最终克里夫率先放弃了希望。

    不过安帕依旧如故。

    克里夫看着那口大铁锅里沸腾的绿色汁液。

    克里夫只觉得一阵反胃。

    过去他也曾经疯狂的服用这些魔法药剂。

    安帕依旧自顾自的对着魔法药剂进行施法。

    她的口中念念不绝魔法咒语。

    绿色的汁液沸腾的更加激烈。

    经过十几分钟的施法,铁锅里的汁液终于不再沸腾。

    安帕拿过一个瓷碗,舀了一勺起来。

    然后再以无比虔诚的态度,将绿色汁液灌入口中。

    “水中的生命,请赐予我生命的奇迹,让大自然的生机充满我的身躯,让我为你孕育出新的生命。”

    虽说克里夫不相信,可是在安帕喝下魔法药剂后。

    他还是升起几分希望。

    克里夫一直看着安帕。

    其他的孩子也看着安帕。

    一直等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克里夫问道:“有反应了吗?”

    安帕默默的放下瓷碗,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也许需要等一段时间吧。”

    虽然安帕经常执念一般的去尝试与实验新的方法。

    不过其他时候都是比较正常。

    在邻里之间,她看起来就只是个普通人家庭主妇。

    “安帕,要不我们出去旅游散心?孩子们已经好久没有出门了。”

    “你说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我考虑一下再给你答复吧。”安帕的兴致不是很高。

    虽然她扣中说也许需要等一段时间。

    实际上她已经知道,那个魔法药剂并没有效果。

    安帕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似乎孩子是她人生中唯一重要的事情。

    当然了,有孩子的人是无法理解安帕对孩子的渴望与执念的。

    “或许你应该重新开设一个补习班。”克里夫说道。

    安帕过去也是个老师,通灵师只是她的秘密身份。

    只是,在查出自己无法生育后。

    安帕就彻底的放弃了老师的身份,专心致志的想要生一个孩子。

    在她看来,只有亲自生了一个孩子,才能算是真正的女。

    她甚至咨询过研究干细胞培植卵子的机构,不过那个机构表示这项技术还没有成熟,暂时不会进行临床试验。

    即便安帕表示,可以随意拿她做人体试验也没问题。
网站地图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 澳门太阳城集团 通宝娱乐客户端注册 时时彩投注平台
彩都会是真的吗登入 126suncity.com og电子下载 568彩票网金星1.5分彩登入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