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 > 历史小说 > 大明妖孽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师兄师弟
?    赵阿七像是吃过不少苦,浑身沾满了树叶,脸上尽是划痕,眼睛通红,胸膛起伏不定,向胡桂扬道:“师兄,这几天你去哪了?”

    看赵阿七刚才打架的样子,相隔短短几天,他的功力又有明显提升,此人说不清是敌是友,面对他,人人都得保持警惕。

    胡桂扬是个例外,不仅不怕,还笑着迎上去,抬手在赵阿七肩上重重捶了一拳,“你个臭小子,自己偷跑出去,竟然问我去哪了?”

    赵阿七咧下嘴,却没有生气,“我……我跟这个小姑娘有点误会,所以……”

    胡桂扬亲切地拉着赵阿七来到小草面前,“我听说了,不管怎样,你得给她道歉。”

    赵阿七明显地犹豫了一下,拱手道:“小高……”

    “我叫小草。”

    “小草,对不住啊,从你手里拿走了那个东西,我没有恶意,喏,还给你。”

    赵阿七拿出一枚玉佩,小草立刻接过去看了一眼,“这不是我的那一个。”

    “就是它,肯定没错,你当时也没细看,怎么认得是不是它?”

    “原来它有红点,现在没有了。”

    “那是你看错了。”赵阿七不肯承认自己已经吸食了玉佩精华。

    小草生气了,待看到胡桂扬向自己使眼色,她忍住了怒意,“好吧,原谅你一回。”

    赵阿七干笑两声,“小姑娘气性还挺大,以后我送你十个,个个都带红点。”

    赵阿七起码不像是敌人了,大家稍稍安心,胡桂扬能够腾出手来点燃火把检查尸体,并且搜寻何五疯子的下落。

    尸体只有一具,是被小草的链子枪杀死的,相貌陌生,没人认得他的来历,身上也没有线索,看样子应该是普通的江湖人物,不知为谁效力。

    何五疯子自己跑回来了,浑身也是沾满了树叶、草棍,看到赵阿七,不由得一愣,“是你!”

    “是我,怎么,还不服气?”

    两人一见面就要动手,胡桂扬叫住赵阿七,何三姐儿喝止弟弟,这才将两人分开。

    天快要亮了,没必要再留在险恶之地,老郭七带路,众人收拾东西出发。

    胡桂扬将自己的马匹交给袁茂,与赵阿七并肩走在后面,离前面的人越来越运。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胡桂扬问。

    “我……打听到的。”赵阿七语气飘忽,显然是在撒谎。

    胡桂扬也不戳穿,过去的几天里他一直觉得有人跟踪,很可能就是赵阿七,至于原因,他不想乱猜。

    “谢谢你出来帮忙。”

    “不算什么,我不帮忙,师兄也能将他们打败,你能做到,对吧?”

    “当然,可我不想显露本门高深武功。”

    赵阿七恍然大悟,“因为有外人。”

    “外人不了解本门武功,会有种种奇怪的想法,为了免去不必要的误会,我宁愿显得弱一些。”

    赵阿七在自己脑门上重重拍了一下,“还是师兄聪明,我真是太笨了,总想显露武功,所以在江湖上吃不开。”

    “人各有志,显露武功能够震慑对方,绝非无用之举,咱们既是同门弟子,理应互相扶持。从前在沼泽里我救过你,刚才在山岭上你救过我,这就叫扶持。”

    赵阿七感动坏了,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与任何人“扶持”过,“师兄,咱们以后还得扶持下去。”

    “当然,但你以后不要再抢别人的东西。”

    “那不是抢……”

    “必须得到我的命令,你才能抢,要不然,师兄的脸面可就丢尽了。”

    “我不会再让师兄丢脸了。”

    两人边走边聊,胡桂扬能说会道,赵阿七向来没有真心朋友,因此毫不藏私,问什么说什么,一路聊下来,双方感觉都不错。

    但赵阿七有个毛病,爱撒谎,并非有意,往往自己也当真了,胡桂扬听在耳中,从不计较。

    “对了,刚才那伙人,你什么时候注意到的?了解他们的来历吗?”

    “昨天傍晚我就注意到他们了,一直跟着,至于来历,我就不清楚了,那些人不怎么说话,可是好几次提起过金丹。”

    “金丹?”

    “对啊,肯定是说师兄在沼泽里得到的那三枚金丹。”

    这才是赵阿七一直跟踪胡桂扬的真正原因,他迟迟没有出手,是因为心存忌惮,没有必胜把握,而且对“师兄”很有好感,不好意思硬抢。

    胡桂扬全当糊涂,笑道:“这些人真是既贪婪又愚蠢,来我这里白白丢失性命,而且他们不会火神诀,拿到金丹也是无用。”

    “对嘛,金丹对他们根本没用,就像那个小姑娘,刚刚学会火神诀,就想吸食金丹,这不是找死吗?嘿,我帮她一个忙,她却不知感激。”

    赵阿七又想出一个理由,将心中最后一点愧疚也给抵消了。

    “金丹奥妙无穷,非我门中弟子,何从领悟?”

    赵阿七一个劲儿地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小心地说:“师兄,金丹……还在你身上吧?”

    “当然,我这里就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胡桂扬说大话,心里多少有点紧张,赵阿七若是翻脸,他可真不是对手。

    赵阿七欲言又止,最后道:“那我就放心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得到金丹却不吸食,还将它们带在身上?”胡桂扬主动提起这个话题。

    “不知道啊。”还在沼泽的时候,赵阿七就想问了,一直没好意思开口。

    “我是为了吸引更多金丹。”

    “嗯?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看到了,我有金丹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这就有人跑来抢夺,我问你,那些拥有金丹的人,会不会更心动呢?”

    “会啊。”赵阿七激动地说,他自己就已蠢蠢欲动。

    “你明白了?”

    赵阿七想了一会,“他来抢咱们,咱们就抢他?”

    胡桂扬点点头。

    赵阿七兴奋得直跺脚,“师兄,你真是太聪明了。”

    “本来我想找你帮忙,结果你离开了,现在你既然回来,愿意加入我的计划吗?”

    “愿意,太愿意了。”

    “没什么说的,再有抢到的金丹,咱们平分,但是有一条,如果只抢到一枚,先给我,等再抢一枚,才给你,接受吗?”

    赵阿七只犹豫了一小会,“接受,这是师兄的主意,理应你先得。”

    “嗯,咱们说定了?”

    “说定了,从现在起,不不,从沼泽开始,我就决定一切听师兄安排了。”

    胡桂扬稍稍松了口气,他需要赵阿七这样的高手,可是拉拢此人比操纵机匣更困难,他必须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会伤到自己。

    天已大亮,前方的人走没影了,只留下一路马蹄印和脚印,两人加快脚步追赶。

    越过两道山岭之后,前方的队伍出现在远方,有人回头张望,看到两人,冲他们招手。

    胡桂扬正要再加快脚步,赵阿七突然道:“师兄,能问你件事吗?”

    “当然可以。”

    “那个……你练火神诀之后,有没有……哪里觉得……异样?”

    “有,心口会有微痛,但是师父说过,火神诀刚猛无俦,乃神授之异术,凡人习之,往往会有不适,但是具体发生在哪个位置,因人而宜。”

    “师父对你说过这些?他为什么不告诉我?”赵阿七非常惊讶。

    “你入门时间太短,师父没来得及说吧,我是师兄,我告诉你就当是师父告诉你了。”

    “也对,我跟师父总共没见过几次面。”

    “你哪里有异样?”

    “会**,一开始还不明显,只是偶尔热得让人烦躁,吸食第二枚金丹之后,症状好像更明显了。”

    “正常,这是因为你练功进展太快了。”胡桂扬信口胡说,但他无意害人,于是又道:“再有金丹,不要单独服食,我给你当护法,以功力助你化解郁气,症状或许会好一点。”

    “师兄……”

    胡桂扬说得随意,赵阿七却真被感动了。

    前面的队伍停下了,休息进食,等胡桂扬、赵阿七赶到的时候,老郭七等人竟然打到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原来他们曾在这一带布置陷阱,多日未来,有些小小的收获。

    野外生火做饭是这些山民的特长,很快就熬出一大锅肉汤,配以山中野菜,香味扑鼻,胡桂扬等人带着酒,众人吃得极为尽兴,就连对食物一向不感兴趣的何三姐儿,也多吃半碗,何五疯子差点喝醉,被姐姐瞅了两眼,才将剩下的半囊酒留下。

    午后,众人再度出发,天气酷热,没有一丝风,虽然走在山路里,迎面扬起的却都是尘土。

    入夜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应该趁凉爽多多赶路。

    仍由老郭七带路,胡桂扬等人轮流值守队尾,尤其是赵阿七,最为尽职尽责,常常跑进深山老林里探查情况,每次回来,都要向师兄报告详情。

    赵阿七如此一反常态,队伍中的其他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同时对胡桂扬敬佩万分。

    偷袭者没再出现,对那些人的来历,大家猜测不少,樊大坚公开声称:“肯定是沈乾元派来的人,就他知道咱们要进山,这小子背叛了,早在莫家庄的时候我就觉察出来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谁也没有证据。

    走走停停,这天中午,他们终于赶到郭家村,来见那位在山里很有名的郭举人。
网站地图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太阳城集团娱乐 申博太阳城官方网址 申博正网开户 网上娱乐网址排行榜
中华彩票直营网 乐点彩票斯洛伐克5分彩 亚洲申博太阳城 多盈娱乐平台登陆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