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 > 都市小说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第一百零五节 婚姻恐惧
    “光听说过可不成,你得帮我们加把劲儿。秦都北面两个县的情况你也知道,土质和光照气候对发展酿酒葡萄产业非常适合,我们希望借助酿酒葡萄的种植,葡萄酒的酿制,形成一个产业链,来带动北部地区农村农民的增收,同时也让葡萄酒产业成为我市经济的另外一个增长点。”朱凤厚不客气的道:“我知道这也非一朝一夕之功,葡萄酒产业恐怕也远无法和新能源产业相比,但是多条腿走路,多几个增长极,我们秦都的结构调整才会更快一些,更稳一些。”

    “朱书记,你们有这份心理准备就行,无论是扶持发展哪个产业,都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的,这都需要一个过程。”沙正阳点头,“如果东方红集团已经确定了要走这条路,我会帮你们督促一下。”

    “正阳,我才来秦都不到一年,你不会认为我一两年时间就走人吧?”朱凤厚豪爽的笑了起来,“我可是做好了干满一届五年的心理准备的,而且还没算着大半年在内呢,五年时间,总归能给我一个念想吧?”

    “那敢情好,来,朱书记,我敬你一杯。”沙正阳也不多说,举杯和朱凤厚碰了一下。

    气氛造了起来,那么沙正阳就免不了要成磨心了,这一个个都上来敬一杯,沙正阳知道照这样下去,自己再有天大的就两页也得要被灌趴下,便首先立了规矩。

    在座每人可以来敬一杯,他自己也会回敬一杯,那么余下的就总量控制在三杯以内,按照这酒杯三钱一杯,这十来杯下去,半斤酒也差不多了。

    “正阳,老鲁都和你喝了一杯了,你也回敬了老鲁一杯了,该说说汉秦高速的事儿了吧?”

    朱凤厚也一样惦记着这事儿,他之前其实也通过各种关系打探过了,还专门安排苏伦康跑过省里几趟,苏伦康今天是家里有事儿所以没来成,否则也会被拉来上阵。

    “嗯,汉秦高速短期内可能的确有些困难,但实际上都宜高速一样难度很大,可以说除了已经敲定的汉昭涪高速外,连汉武高速都还有些后续问题要解决,反观沿海地区的高速公路发展就要比我们汉川快得多,而周边一些省市这一步也走到了前列,所以省里也在考虑如何不拘一格的来推进省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提速,甚至是超越式跨越式的发展,也有了一些想法,一旦付诸实施,那么可能会给我们全省高速公路建设模式带来一个极大的变革。”

    这话还是有些含糊其词,鲁浩东等人显然还有些不满意,但作为朱凤厚却已经听出了一些弦外之意。

    建设模式都要发生巨大变化,这意味着现在这种由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一家主导建设经营的模式会发生变化,甚至会波及到汉秦高速,这就太耐人寻味了。

    如果这事儿也是由沙正阳给推动的,那这家伙可真的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儿,走到哪里都能折腾出一摊子事儿来。

    可现在的领导就欣赏就喜欢这样能折腾事儿的下属,只要是有利于经济发展,越是能折腾,越是能证明在这个领域需要有变革创新的必要。

    *********

    一觉醒来时已经上午十点了,嘴巴有些发苦,喝多了酒之后第二天就会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只不过人在江湖有时候就身不由己。

    沙正阳酒量不小,半斤酒不在话下,但实际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这么多了,酒量似乎也在减退。

    电话响了两遍,但他都没接。

    一个是蒋冰雁来的,一个是赵羽洋来的。

    对他来说,都是烦恼。

    汉大百年校庆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具体事务,更多的还是电话联系,至少在目前是如此,可是蒋冰雁和赵羽洋似乎都找到了这样一个理由来。

    前期沙正阳跑巫陵和蒲池时候太多,所以几个人见面的时候也不算多,也有两次,而蒋冰雁和赵羽洋似乎都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但是却没有谁愿意退出。

    沙正阳并没有太多的纠结,事实上他对蒋冰雁一直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无论是前世种种,还是今世中的接触,沙正阳都觉得对方并不太适合自己。

    至于赵羽洋,接触了两次,这是一个很外向开朗的女孩,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处于沙正阳的这个位置和年龄,沙正阳觉得自己好像很难再去追求什么纯粹的感情激荡了,只要投契合拍,便可以接受。

    所以在沙正阳看来,也许自己哪天觉得合适了,而赵羽洋也同意,那么就突兀的确定恋爱关系,甚至是类似于“订婚”的那种关系,然后在寻个合适时机结婚似乎都大有可能。

    在这方面,沙正阳真的没太多挑剔了,甚至偶尔脑海里突然钻出来一个想法,哪怕孙妍这个时候突然来找自己要重归于好,自己好像也可以接受。

    这种奇异古怪的念头让沙正阳自己都觉得震惊害怕,好像自己在感情和婚姻上居然抱着这样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了,只要能过就行。

    可自己内心的确就是抱着这种念头的,而且还很真实。

    这种感情乃至于婚姻上放任和自己事业的执着形成了鲜明对比,正因为如此沙正阳很迷茫,他甚至只能用拼命的工作来消减这种一旦清闲下来带来的压力,他怕面对自己在感情上的缺位和无助,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你自己都不确定的话,我不建议你遽下决断,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雷霆很久没有和沙正阳单独在一起了,很难得的终于可以单独吃顿发了。

    “是啊,如果换一个角色,在一起之后,如果觉得不合适还可以分开,可是我这个工作性质,要分开的话,代价可能就大了一点。”沙正阳手中的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餐盘里的牛排上戳弄着。

    没胃口,心情不爽,吃什么都没胃口。

    “谁都一样,不仅止于你,我打算明年初结婚,以后真要离婚,一样也会付出代价,不过我觉得我可能不会离婚。”历练了多年的雷霆在无复有原来的那种刚烈冲动性子,变得沉稳了许多,华峰加上华泰的资产,让他已经成为国内最年轻的隐形富豪和富一代了,不过他已经是香港居民,所以不算大陆人士了。

    他的未婚妻也来自香港,姓黄,算是雷家世交,潮州人,比雷霆小四岁,英国剑桥大学毕业,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但普通话却不算太好,据说还是在和雷霆交往之后慢慢改善了狠毒的情况下,不过家族财富不算太多,甚至比起目前雷霆的身家都还差得远。

    那个女孩沙正阳见过,性格温婉阳光,但是骨子里却很独立,和雷霆交往已经三年,给沙正阳的感觉就像是没有激情的相濡以沫,似乎从一开始就能看到结尾的那种感情。

    所以雷霆说他可能结了婚就不会离婚,沙正阳认为的确如此。

    可是自己呢?

    “那我该怎么办?”沙正阳终于切下一块牛排塞进嘴里,慢吞吞的道:“不结婚不行,但是草率结婚也不行,可要想不草率的选择婚姻,我自己都很茫然,你让我怎么办?我怎么就对婚姻失去了兴趣了呢?”

    “因为你走了两个极端,要么对感情期望太高,结果发现破灭之后,又一下子走向另一个极端,只要凑合就行,结果呢,事到临头,你又发现这个代价你承受不起,所以……”雷霆喝了一口白葡萄酒,耸耸肩,“所以你就迷茫了。”

    “你的意思是我该在她们俩之间选一个更满意的,就差不多了?”沙正阳头疼欲裂,“可如果我觉得都不合适呢?”

    “那就别选。”雷霆很平淡的道:“你的选择面就这么窄?还是她们不够好?”

    沙正阳摇摇头,“可能是我个人问题,嗯,谁都说好,我自己也觉得不错,但是想到结婚一辈子生活在一起,我就有些说不出抗拒,这个原因……”

    雷霆也没有办法了,他觉得沙正阳似乎是走入了某个死胡同,钻不出来了,再继续这样下去,也许自己这个老朋友的焦虑症会越发严重,那才是麻烦大了:“正阳,本来这类建议是谁都不好给的,还得要靠你自己来,但是我觉得你可能从一开始就存在某种忌惮戒备心态,所以才会演变成再好再合适的对象,你都觉得存疑,嗯,我建议你可以更深入的接触,你原来不是也和孙妍这样过么?你不尝试之后,这种生活是不是你想要的,或者能否持续长久,你怎么来抉择判断?”

    沙正阳抬起目光,若有所思,“同居,试婚?”

    “本来觉得这不该是属于你的生活方式,但是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似乎也只能如此了,当然具体怎么来,我想可能你也需要认真思考,最起码也要感情达到一定阶段才能如此吧?”雷霆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说了些什么了。

    但沙正阳接受了这个建议,而且迅速付诸行动,当然不是指同居试婚,而是他觉得也许自己该给赵羽洋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大家更多接触一下。
网站地图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澳门银河官方网站 申博会员注册 太阳城娱乐官方网站 澳门太阳城
金巴黎彩票网安徽快3 516棋牌开户上鼎狐网 华夏彩票娱乐登陆登入 尊彩新加坡2分彩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