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 > 玄幻小说 > 神门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深渊,恐怖的力量
?    随着千邬的一声令下,几名黑衣人也快速的拦在了几十名护龙卫的面前。

    而与此同时,因为南域军突然冲向邪罗王的原因,城卫军也终于得到了一口喘息的机会,一张张长弓再次被拉满。

    端王林新觉的眼睛一亮,南域军的出现,让城卫军曾一度混乱失控,现在眼看到这样的机会,自然不可能放过。

    “列双头阵,盾在前,弓在后!”端王林新觉几乎是在南域军冲出去的一瞬间,便对着城卫军下达了命令。

    “是!”城卫军们听到端王林新觉的命令,立即反应了过来,倾刻间,原本完全呈现防御的阵型马上就变成了攻防阵型。

    “射!”

    又是一声令下。

    城卫军的箭再次射向空中,只是,与刚才不同的是,这一次除了对准了圣上林慕白之外,还对准了身后的南域军。

    “杀!”

    “杀!”

    护龙卫和御林军同样反应了过来,飞快的再次与城卫军混战起来,而已经跑出去的南域军也同样惊醒。

    “列阵!”

    “冲!”

    南域军中的几名大酋长很快下达了军令,一边抵挡城卫军的攻击,一边再次向着城卫军冲了过去。

    场面再次混乱。

    燕修和山雨在看到邪罗王消失时,两人的脸色也都明显的一变,接着,也毫不犹豫的再次向着邪罗王冲了过去。

    只不过……

    距离明显有此远。

    “快起来,无耻的家伙,快……”平阳的身体被方正直压在身下,望着近在眼前的邪罗王,清彻如水的眼清中有着无比的急切。

    她想将方正直推开,可是,她却发现方正直的身体沉重无比,眼睛更是紧紧的闭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晕了过去一样。

    而且……

    最主要的是,方正直现在的脸色还非常的苍白,那是一种完全没有一丝血色的苍白,身上更是完全被汗水浸湿。

    完了!

    这家伙之前说的可以保护自己,果然是在吹牛!

    “竟然这么弱吗?”邪罗王目光望着面前一动不动的方正直,似乎同样有些意外,不过,很快的,他的右手便直接扬起,一团碧绿色的光芒在夜色下亮起,显得极为诡异:“那就死吧!”

    “死?!不要!”平阳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可是,眼看着邪罗王抬起的手掌,她还是下意识的一个翻身便将方正直的身体压在了身下。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眼前的方正直明明就已经昏迷过去,理智上来说,逃跑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而且,最主要的是邪罗王的目标并不是她。

    可是……

    她还是抱住了方正直,只因为她的心里隐隐有着一种感觉,只有方正直才能结束这场战争。

    “嗯?看来确实要多杀一个了!”邪罗王看着用身体将方正直完全护住的平阳,微微的愣了一下后嘴角也升起一抹冷笑。

    随即,手上的光芒越来越盛。

    “不要伤朕的平阳!”圣上林慕白望着这一幕,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直接从护龙卫的保护中冲了起来,同时,一股浓郁的金色光芒从他的体内冲体而出,在空中化为一条盘旋的金龙。

    两点妖异的红光在金龙的眼睛中闪烁着。

    苍龙之眼。

    然而,就在圣上林慕白的苍龙之眼出来的同时……

    陈飞画也动了,黑暗的夜空中,泛起一团浓郁的金雾,只是片刻间便将头顶上方完全笼罩起来。

    “平阳快跑啊!”焦急的声音从陈飞画的口中发出,而她的身体更是已经融入到了金雾之中。

    能抢在圣上林慕白之前出手,那么,便可以说明她现在的动作是一种潜意识,一种深埋在心里的潜意识。

    可是,邪罗王却并没有理会头顶上方出现的金雾。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理会任何的人意思,因为,他只需要做一件事情,杀掉方正直,谁阻拦,就再杀谁。

    很简单的事情……

    那么,他自然不可能去看金雾,也不可能去注意圣上林慕白,他只是简直而直接的一掌拍了下去,没有任何停留的一掌拍向了平阳的背后。

    “不!”金雾中,一个声音猛的响起,紧接着,一个金色的身影也从金雾中冲了出来,那是一个双眼已经完全变成金色的身影。

    而在那个身影后面,更是拖出一道道黑色的裂逢。

    不得不说陈飞画的速度比起圣上林慕白来要快很多,依仗着金雾的范围覆盖和强行提升的速度,硬是抢到了邪罗王的面前。

    眼看着邪罗王的一掌已经拍了下去,她的一拳也直接朝着邪罗王的面门轰了过去,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停留。

    “嗯?不自量力。”邪罗王的手掌已经距离平阳极近,可看着近在眼前的拳头,他的手掌还是停了下来,嘴角现出一丝冷笑笑,同时,一道碧绿色的光芒从他的眼睛中射出,撞在了陈飞画的拳头上。

    原本前冲的陈飞画停了下来。

    就像是被禁锢在了空中一样,身体一颤,接着,弥漫在她周围的金雾也飞速的消融,然后,陈飞画便飞了回去。

    这是眨眼之间发生的事情。

    从陈飞画冲到邪罗王的面前,再到陈飞画倒飞回去,一切都快得令人不可思议。

    “哼!”邪罗王轻哼一声,不看陈飞画,目光再次集中在平阳和方正直的身上,手掌再次一扬。

    可就在这个时候,从圣上林慕白身上冲出来的金龙也终于到达邪罗王的头顶上方。

    “画儿!”圣上林慕白的手在空中抱住了飞退回来的陈飞画,同时,空中的金龙也猛的朝着邪罗王落了下去。

    两只妖异的红光如索命的幽魂一样的扑向邪罗王。

    “找死!”邪罗王看着落下来的妖异红光还有金龙,手掌微微一紧,作为堂堂妖王,在出手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打扰,又怎么可能完全没有一点怒意。

    而且……

    最主要的是,现在已经不单是圣上林慕白一个人赶了过来,甚至就连燕修和山雨也到了他的身后。

    三个人,圣上林慕白,燕修还有山雨。

    他们一个是大夏王朝的当今圣上,一个是燕氏一族的嫡系子弟,承继西凉燕王的不二人选,另一个是现任南域之王。

    可以说,三人无一不是代表着至高的权力。

    但就是这样的三个人,却都齐齐的到了邪罗王的面前,并且,一齐朝着邪罗王出手。

    晶莹而血红的光芒如刀子一样的割向邪罗王的后颈,而在血红色的光芒之后,还有着两道寒意。

    “滚!”

    就在天上的金龙和血红光芒还有两道寒意几乎完全集中在邪罗王的身上时,一声森冷的喝声也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冲天的碧绿光柱也在瞬间将整个天空照亮,那是一道从地底下冲出来的光柱,速度极快,直冲天际。

    而就在这道光柱冲出来的一瞬间。

    三道人影也仿佛受到了某种禁锢一样,接着,三道人影的身体都是齐齐的一颤,然后,便和陈飞画刚才一样,倒飞了回去。

    “扑通!”

    “轰隆!”

    “……”

    圣上林慕白抱着陈飞画滚落在地,而燕修则是和山雨一起撞在了南域军中,在南域军中撞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王上!”

    “王上没事吧?”

    “燕公子!”

    “快,疗伤药!”

    南域军此刻也顾不得被燕修和山雨撞死的士兵,纷纷扑了过来,几个酋长更是飞快的从怀里摸出两颗丹药,一人一颗喂服了下去。

    而在不远处,护龙卫同样第一时间赶到了圣上林慕白的面前,挡下了几名黑衣人的脚步,再次将圣上林慕白和陈飞画护在了中间。

    “快,快救皇上!”

    “是!”

    一个个急切的声音响起。

    御林军虽然与城卫军战在一起,可是,在看到这一幕时,一个个御林军和城卫军的脸上还是有些呆滞。

    冲天的绿色光柱依旧没有消散。

    邪罗王的身体正站立在绿色光柱的中间,一双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绿色,头顶上的两只弯角更是闪烁着夺目的金色光芒。

    “妖王!”

    “这才是妖王的实力吗?”

    “太强了,根本没有赢的机会啊!”

    御林军们看着站立在绿色光柱中的邪罗王,背后都是有些发凉,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级的战斗。

    差距太大了!

    速度不在一个档次,实力同样不在一个档次。

    无论是修罗道还是山雨的近身作战,甚至连圣上林慕白的苍龙之眼,都无法到达邪罗王的身体半步。

    这要怎么打?

    “滚开,不要管朕,快救平阳!”圣上林慕白将护在身边的护龙卫直接推开,同时也再次地上站了起来。

    可是,就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身体也晃了一下,原本已经极为苍白的脸色更是变得有些青紫。

    紧接着……

    “噗!”一口鲜血直接从他的口中喷出。

    “皇上!”

    “快扶皇上和娘娘走!”

    “快走!”

    护龙卫们看着站立不稳的圣上林慕白还有地上的陈飞画,也立即再次围了上来,纷纷架起圣上林慕白和陈飞画,准备后撤。

    “你们走得了吗?”千邬眼看着圣上林慕白和陈飞画再次受伤,嘴角也洋溢出无比森冷的笑容。

    他与邪罗王的条件是杀掉方正直。

    可是现在呢?

    邪罗王不单完成了这个基本条件,更是贴上了平阳的性命,又因此引得南域军退回去救山雨,还同时伤了圣上林慕白和陈飞画还有燕修和山雨。

    一举四得!

    成功已经近在眼前,他如何可能会放圣上林慕白离去,只要杀了圣上林慕白,那么,这场胜利便已经到了手中。

    大夏王朝啊……

    这个承载着几千年历史的朝代,终于还是落入到了北蛮王朝的掌控之中吗?

    千邬的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同时,他也动了,再无顾虑的直接朝着圣上林慕白和陈飞画冲了过去。

    六色字符在他的手上亮起。

    与此同时,剩余的两只凶兽也如同受到感召一样发出了巨大的兽吼声,接着,也飞快的朝着圣上林慕白和陈飞画扑了过去。

    而邪罗王的手也在这一刻再次扬了起来。

    在碧绿色的光柱之内,已经不可能有人再来打扰他,他也并没有再浪费时间的意思,只要他的这一掌再拍下去,一切便都结束。

    “死……”邪罗王后面的一个“吧”字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手,举起来的手掌更是定在了半空之中。

    森冷的脸上带着一抹不敢置信。

    因为……

    本应该倒在地上的方正直竟然不见了,而与方正直一起不见的还有平阳,两个人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样。

    当然了,地上也并不是毫不踪迹可寻。

    比如,在方正直和平阳原本躺着的地上正有着一个小瓶子,一个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质的白玉小瓶。

    跑了?!

    邪罗王的表情在僵硬了足足三秒钟后,终于变了,作为堂堂妖王,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打扰,这也就算了。

    可现在……

    到手的“猎物”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跑了?

    如何不怒!

    邪罗王的拳头一紧,目光扫向四周,同时,一股淡淡的绿色光芒也飞速的向着四周扩散着,那是一股如雾气一样的光芒。

    “跑?你能往哪……”邪罗王的脸上明显带着怒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这句话却同样没有说完。

    而且,不单是没有把话说完,甚至连原本带着怒意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接着,他的身体也猛的往后一退。

    感觉上就像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光芒也在邪罗王刚才所站立的位置显现了出来,那是一道位于绿色光柱之中的光芒,接着,那道光芒也直接从上至下落在了地上。

    “轰!”一声巨响。

    这一刻,整个地面,甚至连整个皇宫都震荡了起来,黑夜中那抹明亮的月光都仿佛被完全吞噬。

    恐怖的气息肆意的在空中飞扬着,无数碎石飞溅而起,尘土四散蔓延。

    片刻后……

    地面上也现出一个无比巨大的深坑,黑洞洞的坑内看不出具体的深度,就如同一个通往地底的深渊一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澳门网上娱乐 菲律宾太阳网城上娱乐 申博官方下载 tb通宝娱乐客户端
凯时国际娱乐城直营网 大众彩票加拿大3.5分 菲律宾申博返水 123威尼斯人棋牌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 永利游戏